2018-06-08
短期闭关禅修班 摄影师在丽江的出家日记

  教师节,我也写点关于师者的事。某天,在和一位同修说话时,我闻到了很浓的烟味(其时我也刚刚戒烟两周)。发现这个秘密后,我突然想到上师银巴,他每天从这群念诵着“噶玛巴千诺”的人中间走来走去,难道会不知道有人抽烟?

  对于这段难得的人生经历,我选择了一种“古老”的记录方式——日记,几乎每一天都会把自己的所观所想写下来,留为存证。

  师兄说,当年之所以跟定了银巴上师,就是因为发现上师的弟子中“什么妖魔鬼怪都有”,他认为这样的上师才是好上师,“这些人,如果他不度,估计就没人管了,连给自己惹祸的人都能收留,这得多慈悲啊”。

  静坐禅院男众短期闭关禅修基础班于8月25日开班,来自全国各地的55位佛子会聚文峰寺。银巴嘉措金刚上师为参加闭关的弟子们授皈依并剃度后,为期45天的闭关课程正式开始。

  自从上山以来,常有朋友通过各种通讯方式想向提出关于念珠的问题。其实,在寺里念珠只是用来计数的,很少有人关心珠子是什么材质,是否正星正月。大家只是偶尔会互相攀比一下自己用念珠修了什么法,念了多少咒,还有极少数人会攀比念珠曾得到多少高僧大德加持。

  每次捻起念珠,观想起月有阴晴圆缺,无常即常,常即无常。如果月亮没有阴晴圆缺的变化,全都一个模样,而且还排列整齐,那我们看到的可能就不是月亮了,而是自家楼下的路灯。

  与同室师兄讨论学佛目的时,想到几年前自己曾报道过的一条新闻:一小偷冒着生命危险,徒步从楼顶翻入住户家中盗窃,撬开柜子后,把里面放的几摞小面值日元全部盗走,却把其他几张大面值的欧元扔了一地,一张都没拿走。事后,警察在审讯时告诉这位小偷,他拿走的钱还不如扔掉的一半多。在看守所里,小偷顿足捶胸边哭边喊:“我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了!”

  初次来到文峰寺,也是源于丽江之行,出于对这座寺院和僧人生活的好奇,我决定改变行程,留下来慢慢体验。就这样,我报名参加了一年一度的短期闭关禅修班。

  文峰寺是滇西北噶举派教的最高学府,始建于清雍正十一年,藏名桑纳迦卓林(意为秘密宗教机关和幸福乐园的寺),不仅在滇、川、藏地区颇具盛名,而且在印度、尼泊尔、缅甸等国家的佛教界中也有一定影响。每年3月至9月,文峰寺静坐禅院会分别举办男众和女众短期佛学基础闭关。

  有没有文化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智慧。学佛修行的目的是了脱生死。如果放弃了这一目的,只为求得身体健康、发家致富之类的目标而努力,那我们岂不是比那位扔了欧元专偷日元的小偷还傻呢?

  晚课中,上师讲起佛教信仰现状:信佛的很多,修行的太少;戴念珠的很多,念佛的太少;求名闻利养的很多,想了脱生死的太少。

  我知道就算和她讲一些堕胎的因果,估计也不可能阻止。所以我只是将她的名字、计划打胎的日期和胎儿父亲的名字等信息一一记录下来,待到下次佛事活动时一起帮她超度。

  去年八月十四,我在内蒙古额尔古纳从时速约120码的机车上摔了出去,昏迷不醒与尸体无异。第二天,在送进医院手术室几小时后,幸运的我只是在左侧胳膊和锁骨上留下两道手术疤痕,还有每逢变天就要胀痛的颈椎。手术后,我在814号病房住了近20天。

  一位网友留言:“我要是去静修,就不会让现代的东西打扰,纯粹还原生活。”我回复:“纠正一个错误观念,如果你觉得生活不应是现在的样子,那么你该丢弃的或许不是现代的东西,而是自己错误的追求和过度的欲望。”

  闭关结束后,上师最后送给大家的话让我一直牢记:“回去后,尽力像在寺院一样完成每天的作业;如果你不能完成作业,那么尽量抽时间念经文;如果不能做到念经,那么多做善事;如果什么都做不了,那么请做一个好人!净土见!”

  一年后的今天,我坐在文峰寺静坐禅院814号寮房里,观想着“情器悉无常,生命如泡沫,大限难料”,思考着“往昔我由何处来,将我又往何处去……皮肉血骨何为我”。

  一个姓夏的小贩(夏俊峰)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可能是最后一个见过他的记者,2012年3月,在一家医院偶遇夏,我和他说了几句话,并拍了几张照片。今天,很多媒体来电,想要那些照片,我都拒绝了。他留在这世上最后的影像可以是一家人的合影,也可以是儿子画笔下的爸爸,但不应该是我拍摄的他被警察带着,大冷天穿着拖鞋弯着腰走的画面。

  老同事问我能否超度堕胎婴灵,经过询问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便将超度方法,如何供养寺院等事宜都详细问了一遍,她很高兴地说:“那太好了,我过几天就去打胎”。

  提起 “艳遇之都”丽江古城,不论是你否曾经到过这里,大概都会毫不犹豫地联想到一片喧闹的灯红酒绿。然而就在距离丽江县城仅有8公里的文峰山上,有一座已近300年历史的寺院。与古城的繁华对照,这里的清幽完全属于另一个世界。

   “如果什么都做不了,那么请做一个好人!”上师的话让摄影师感触良多。每年3至9月,云南丽江的文峰寺会举办短期闭关禅修班。出于对这座寺院和僧人生活的好奇,摄影师决定改变行程,留下来慢慢体验。45天的修行中,他用真实的镜头和笔触,记录下这段人生难得的经历。

  然而,随着修行的日渐深入,这一想法已越来越淡。学佛的目的不应是为了阻止不好的事情,而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坦然面对接受。生死业缘,果报自受;万法皆空,因果不空。

  我忍不住将这个“秘密”向一位出家多年的师兄说出,而他却笑笑说这不算什么,在上师眼中,抽烟之类都只是小毛病,即使有更大的毛病,他也不会赶你走。见我不解,师兄接着解释说,包容弟子的毛病,这也是上师的慈悲。因为一旦把你赶下山,你这辈子可能就永远的远离佛法了。幸运飞艇官网

  这些天,经常有人问我毕业时发不发毕业证。虽然课程还未结束,但今天晚饭前举行的仪式倒是很像毕业典礼。银巴上师坐在高座上,给每个学员发了一个他亲自签名盖章的“善”字的卷轴,小字内容是“心存善念,吉神随之”,希望大家今后常行善事,自利利他。

  自己拍了一张穿僧袍的标准像发到微博上,被很多眼尖的朋友发现了手上的戒指。不摘了,常常提醒自己,不要太流连寺院的生活,毕竟自己是短期出家的。

  不一定每个来文峰寺的香客或游人都认得你,但他们一定都知道这里的银巴上师。当你做一些违反戒律的事情被看到时,他们只会记住这是发生在银巴的寺里。所有的指责和质疑,上师都要代替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