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6
不应狭隘理解“师德量化标准

  老师为学生做的事情到底该怎么去衡量价值?日前,江苏省教育厅出台义务教育阶段教师绩效工资的考核办法,明确了绩效考核将和师德挂钩,不与升学率挂钩,并将出台师德量化标准。为此,南京29中教育集团致远校区开展了一次“师德量化”大研讨,没想到这次研讨让很多一线教师的师德故事涌现出来,哪些属于师德,师德与工资究竟如何画等号也引发了不少质疑声。(《扬子晚报》9月21日)

  就教师而言,惟有师德是最宝贵的。惟有师德才有师能,才有中国的教育事业发展的希望。对教师职业道德进行“规范”,量化标准进行“考核”,明确教师绩效考核“把师德放在首位”,说明了师德的重要性,这种思路和做法值得赞赏和肯定。然而,对学校和老师来说,师德是个很难量化的问题,在实施过程中如何把它做“实”,还是待解之题,还需要进一步的规范。细心的人不难发现,当前师德建设的确存在一些突出问题:重专业素质考察,轻师德修养评定;重眼前经济利益,轻长远社会效益;重外在规范要求,轻道德内省作用。而解决这些问题关键是,如何把握师德的本质特征,建立师德评价体系,从而逐步建立起师德的长效机制。

  师德,即教师的职业道德。教师的职业道德,是同教师的职业活动,即备课、上课、改作业、当班主任、做学生思想工作等联系在一起的,是由教师的利益和义务,以及教师的教育的内容和方式决定的道德准则和规范。一名教师,是否具有高尚的道德准则和规范,和他是否具有献身于教育事业的精神直接联系。韩愈在《原道》中告诫说:“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心不正,意不诚,身难修。作为教师,如果没有献身于教育事业的精神,就不可能有重事业、轻名利、重奉献、轻索取的老黄牛精神。可见,具有高尚的师德,能使教师具有重事业、轻名利、重奉献、轻索取的思想境界和理想情操,在优厚的物质条件的诱惑面前不丧失人格,也能使教师充分发挥把自己所掌握的全部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生的心灵作用。

  必须指出,师德得以落实关键在道德内化。广大教师必须自觉加强道德修养,注重道德内化,修养良好职业德行,成为青少年学生的良师益友,成为受到全社会尊敬的人。需要指出的是,师德建设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它是一项系统的社会工程,全社会都要为教师的师德和业务水平的不断提高创造良好的舆论氛围和社会环境。全社会尊师重教,这才可以说实现了师德建设的总体目标。具体说来,一是要在教师中加强师德教育,开展经常性活动;二要对教师的师能考核及其他行为的硬性规定中更多的融进师德的内涵,把师德具体化;三要对缺乏师德的教师予以大胆淘汰,就像我国现代教育家叶圣陶所说:“有的教师不负责,有的因为对教学本无兴趣,当教师只是暂局。这种人只有严加淘汰一法。”

  长远来看,加强师德建设必须注重制度建设。除了绩效考核之外,教育部门还应建立严格的监管制度,要把学校的师德建设工作列入重要工作日程,谁师德低下谁就应该受到惩治,甚至被清除出教师队伍。易言之,师德评价体系作为师德建设的导向机制,是师德建设很关键的一环,必须建立科学评价体系。要制定出切实可行的师德规范或师德标准,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科学合理的评价体系,把自律和他律结合起来,把激励和约束结合起来,用无情的制度实施有情的教育,使教师素质不断优化,使追求高尚师德蔚然成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