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1
对战友的历史负责:一名中尉新闻干事的摄影感

  快门要足够快,五千、六千分之一都不算什么,要大胆尝试,比眼睛的频率还快,自然就能拍到看不到的东西。面对我的请教与赞叹,张民生老师言语朴实,却给人一种完美诠释速度与激情、直叫人热血激荡的意境。张民生老师是中国边防警察报社高级编辑、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公安边防文联专业摄影委员会主任,有着30多年摄影历程,用镜头记录了全国特别是公安边防部队的各类重大事件。他还勉励我,拍照和边防特战队员的射击一样,发现目标要快、瞄准聚焦要快、按动快门更要快、才能更快的精准命中、不贻误战机!

  又一次,拍边防兵护卫广东阳江核电站,为了拍到官兵更正面的角度,他毅然花了四十分钟攀爬下落差十米的防护堤,比人还高大的防护堤条形基石表面光滑、差落无章,爬行的每一步都有可能滑倒摔到十几米下的缝隙中。一去一回,整整花了近两个小时,只为拍一张图片;阳江边防支队赵雷上尉一把拉过上岸的大伟哥,紧张地说:主任,你在石头上爬一步我捏一把汗,这两个小时真度日如年!而大伟哥也只是轻轻一笑。

  就像军人打靶,首先要看清哪里是十环,有了目标才能有方向、有底气。大伟哥用我所熟悉的方式给我打比方。每一次与他交流,收获目标本身的特质的同时,更能收获他精准独到的思维,这来源于他的专注与挚爱。

  拍照就像特战队员的射击!越靠近战场越能深刻体会张民生老师的话。着实,我就是一名特战队员,全副武装,屏住呼吸、战术行进、透过取景框紧盯前方、食指轻贴快门……破门,灯开、突击、扑倒,光影疾速晃动,而于我,却是紧盯任何一丝光感进行对焦、按下快门、高速连拍!那晚,我历经了七个目标的抓捕,包括一号目标。这着实是个速度与激情的夜晚,这是快门的魅力!每一次随警突击就是一次生死考验、每一次光影就是一次战机、每一次快门就是一发子弹、每一次心跳连着每一次疾速的快门与预判、每一次成功都酣畅淋漓。后来,包括路透社、美联社等众多媒体纷纷采用多达300多张图片的系列组图。

  快门,四千分之一与五千分之一隔着一个太阳,六千分之一与八千分之一隔着一个银河系。一次机缘,有幸拍摄全国边防部队军事大比武,张民生老师给了我关于快门方面的全新认识。

  廖键,武警中尉,2012年7月毕业于广州边防指挥学校边境管理系八队,现任广东边防总队机动支队政治处宣传纪检保卫科干事,中国边防警察记者,公安边防文联专业摄影委员会理事,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6次;2015年,被评为公安现役部队优秀政工干部、中国边防警察报“优秀记者”、广东总队十大政工标兵。新闻摄影作品30多次获各级专业媒体新闻奖项,特别是200多张部队中心工作纪实图片被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国际日报》《环球时报》等媒体广泛采用,是一名宣传战线上名副其实的“年轻老兵”。

  然而,他给的震撼远不止一次。一次,有幸与大伟哥走边防。在广东江门边检站执勤一科现场,作为一名摄影记者的他,不是先举起相机,而是先了解执勤验证全过程,最后选取了这个站的执勤便民百宝箱为主题,拍摄了的组图取名为《边检小创新 便民大作用》。这在边检题材拍摄中可谓是独家,且地道。

  今年1月11日,作为中国边防警察报记者,我在中越边境龙州县参与中国边防警察向越南警方移交2名被拐卖的越南籍儿童的拍摄。4岁的姐姐、2岁的弟弟,因父亲吸毒分别被卖到中国。移交路上,我陷入沉思:移交回归,小孩心里在想什么?姐、弟、母亲重逢,意味着什么?……现场,我最终选择了以亲情为主题,紧盯着姐弟相见,幸运飞艇官网母、子、女相见,幼童离开看护民警的表情等各种不同表情,当然,不能是脸部表情,这不符合新闻伦理。

  “真正有速度的人,在钻入铁丝网的一瞬间是往前冲的,至少有那么一线的空隙是腾空的,这是最直接的速度、力量。退一步,在匍匐过程中,身体离地越少,摩擦最小时,瞬间的速度、力量是最大的。”这是一次普通的拍摄,拍摄前的请教,新华社广东分社摄影部刘大伟主任却给了我这样的答案,安静的说着,我内心震撼。

  摄影的主题是什么、被摄目标有哪些特性、是否陷入了模式和误区、怎么才能进行本质的创新……拿起相机,这些问题会第一时间传达到神经中枢,作为我可否按下快门的第一首关卡。我是大伟哥给我带来的震撼、引导形成的思维惯性。

  最后,我精准的命中靶心!我拍摄的团圆的握手、背影、不舍的回头、走向光明等系列图片被中国青年报等央媒,腾讯、网易等新媒体聚焦报道,一时间引发网友、读者热议;同时也收到了部队领导和同行媒体记者的一致好评。

  “一张好照片,首先要经得起逻辑推敲、经得起现实检验、带着现实特质。”那个夜晚,赵飞主任一张张点开我的图片,一个个细节进行检验;一个个问题让我汗颜羞愧,甚至几度耳根直发烫。

  而更让我感动受益的是“你要相信火热警营、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叮嘱。他打开一张图片,一场警察年终演出晚会,一名警花推着轮椅来到舞台中央,轮椅上的老人白发苍苍、双目盈光。赵主任让我给这张图片取个名字。我使劲想了几个,都未觉满意。他给这张图片取名为:妈妈,您就哭出来吧!分说明里介绍了一年有多少警察因公殉职,有多少母亲因此失去儿女。

  因为炽热的喜欢手中的相机,所以更要冷静的看取景框,不忘初心的按快门。拍了好几年照片,取得一些别人认为不错的成绩;其实,每跟一位有思想的摄影人交流,我都会被触动、得到吸收、引发改进,这样的频率近乎平均每半年一次,我清楚:真实形成自己风格的人很少会这样,这说明我的能力还太弱。但我真的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因为拍摄就是记录,找到更加靠近真实的方式去记录战友的历史,这是我的初心。

  同台竞技,不同的是速度。晚上集中讲解图片时,张民生老师镜头中弹壳里的青烟、飞矢不动的汗珠、特战队员脸上骤然暴起的青筋、出水瞬间的晶莹水珠、高压逆转制胜后的雀跃欢呼、奔跑中的坚毅眼神……一块块像素格里装着一只只呼之欲出的小精灵,是那么的陌生又让人心口臣服、称绝!

  但是现实中,为了名利、宣传任务,或其它,有很大一个群体是在进行创作式的摆拍。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十年的宣传报道员、干事,我深刻的明白,这是再所难免的。然而,我更认为,粗制烂造是不可以接受和原谅的。

  我们通常以为自己看见了,就以为看见了所有。那一晚,我陷入了深思。我们通常以为四百分之一和六百分之一的快门速度拍出来的东西都差不多,记录的都是静止了的瞬间。其实,不然。相机记录的是瞬间,但却始终不是静止的,记录的其实是一个动态过程:因为哪怕是八千分之一的快门,所记录的也是十个八万分之一时间里的运动轨迹。

  那时,我是个上等兵,即将登机随部队赴西藏执行长达一年的任务;那时,我拿的是当时算得上较专业的佳能5D,却只会有P档;诚然,那时的我是不完全明白大校的心境。但是,那一年的西藏,我曾经因过度投入到取景框里的世界,仅一步之差就后撤步摔下悬崖。我喜欢记录的过程,大校给的那份感动直到此时还保存着;或许,这份感动已经成为了按下快门的第一宗旨、信仰吧。

  八一建军节临近,该如何向战友问候?这位武警部队的新闻干事这样给出了回答:用手中的“长枪短炮”忠实地记录战友的历史,举起相机时不忘初心,拿起笔时不偏不倚,快、准、狠地完成任务,真、实、近地面对战友。

  真狠!一张最常见的图片,一场最普通的晚会、一个再平实不过的主题;却因这样一个标题和说明,引人深思、肃然起敬!这是直抵心底的力量!这不单是照片、文字的力量,是摄影人的初心!

  “什么是真实?同是给百姓插秧,腿上带泥的比脸上带笑的更让人感动!”赵飞主任说。2013年冬天的一个夜晚,作为一名来到基层的报道员,真没想到能得到多次荣获中国新闻奖的人民公安摄影部赵飞主任的接见,而且在他狭小的办公室里从七点到十一点半,一聊就是四个小时。

  真狠!朴实无华的言语,简单甚至关切的探讨,这位亲和的老者,却让我有种辛辣无比的感觉。

  摄影界有一句话: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然而,作为一名军事记者,更多的还可以适用一句话: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你速度不够快。快点,再快点,才能跟得上部队,才能看到更多眼睛看不到的。

  2009年的深圳机场,一位大校握着我的手说:你拍的不是照片,是战友们的历史,你要对战友的历史负责。

  “照片要拍,但前提是事一定要干实!”赵飞主任的教诲成为了我干宣传、拍照片的底线,也由此成为了整支部队的底线。从那以后,负责支队新闻宣传我的,哪怕时间再急、任务再重,哪怕只是一次普通的拍摄,再也没出现过敬老院洗脚走过场不真心、训练场上有汗水没尘土不切实际等为了宣传的拍照。没多久,发现真实的画面最感人,真挚的专注比如花的笑容更迷人。一段时间后,收获更大意外是基层战友们:“照片拍得好,组织策划得更好!”的一致认可。

  记录是一门学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特点。有不少人说,只看图片,不用落款就知道是我的图片;于是,我咨询众人对我拍的照片的印象。亲们说,军人特质明显,和子弹一样。总结起来就是三点:快、准、狠。这让我想起三位老师,他们影响着我对记录、拍照的认识。

  诚然受益匪浅!2013年最后一天,3000军警围剿广东第一制毒大村博社的“雷霆扫毒”行动,我跟随着行动的第一梯队率先无声渗透进入核心,后来才知道我也是唯一记录核心抓捕的记者。黑夜中,不能打手电、不能开闪光灯,靠的甚至只有特战队员手里的快速变更方向的头照灯,而且随时都有可能遭遇毒贩迎面大刀、泼硫酸、枪炮等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