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3
高考定终身:一个本二大学生毕业十年同学会的

  幸运飞艇开奖比如笔者的妻子,她的学历起点更低,只是个民办专科,但她坚持学习,先考过司法考试,又考上了法硕,如今是一名律师,已经比我们班这些本科大学生中的大部分人境遇要好的多了。

  身处这样一种环境,想学习也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好在那时候班班里的女生普遍长得不好看,有位追求笔者的女同学实在是长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于是笔者就有志向去考一个比较好的大学的研究生,所以每天学习。但在全校整体松散的情况下,笔者这种学习状态只能说是五十步笑百步了,最终名校研究生没考上,不入流学校的研究生又看不上,只能凭借四年学习的基础考上了公务员。

  如果仅按照班里同学的对比,我们这五个农村考出来的没有借助家里的关系就留在首府的已经算是同学中凭个人能力比较出色的了,至于说去了一二线城市发展的,我们班没有,我们系没有,放眼整个04届好几千人,好像也没听说过(原谅我孤陋寡闻)。

  一位是我们学校八十年代的校友,她毕业后留校任教,后考上南开大学的研究生,然后一直在我们系担任教师,后来又读了博士直接跳槽去了南开。

  另外一个女同学考的是我们系自己的研究生,在我们毕业的08年,学校终于申请了硕士点下来,这个女同学考的就是我们系的研究生,显然这个研究生含金量也不高,她硕士毕业后回老家——西北一个五线城市的职高当了老师。

  不同水平的大学,在毕业招聘时的差距就显现出来了,笔者有个小时候的同学,高考时考上了上海财经,毕业校招时都是平安集团、汇丰银行这样的知名企业来面试。而我们学校毕业校招时,都是些私人小企业来找人,国有四大银行都不来招(进去的都是家里有关系的),可见高考时一百来分的差距也是很有用的。

  二是考上研究生。班里一共有三个考上研究生的同学,其中两个属于沾了少数民族研究生的光读的研究生(这种研究生是专门为真正的少数民族准备的,所以分数特别低,但这俩同学只是身份证上是少数民族,其实不属于这种招生范围,所以很轻松就考上了),但显然这种超低分的研究生含金量也低,他俩最终还是回老家考了公务员,相当于提前进了副科。

  如今毕业十年同学会,让笔者来总结一下的话,那就是高考是人生最好的一次机会,要好好把握,因为在高考中考上一所好大学要比从普通本二大学考上好大学研究生容易的多。一旦进入这种普通本二学校,沉沦和平庸的概率非常大,要想有所作为,就必须要横下决心考一个好的研究生,尽管这很难,但自古华山一条路,否则就有相当大的概率去度过平庸的一生了。

  (题外话:由此笔者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某民国狗屁大师说的大学关键是靠大师的观点纯属扯淡,其实一个大学水平高低关键是看学生的整体水平和素质,清华北大为什么这么牛,是因为集中了全国最优秀的学生,即便是让普通教师来教他们也依然是顶尖人才。而换成非常普通的学生群体,就像我们学校,就算把季羡林先生、钱锺书先生这样真正的大师请来,估计也得被学生炒掉)

  导语:从纯粹的理论上来说,凡事无绝对,即便是买彩票也有中几千万大奖的可能,但在现实生活中,大概率事件才是人们生活的常态。就像网上很流行的一句话“打工的也有当老板的,清华北大毕业的还卖猪肉呢”,这就是典型的把小概率事件当普遍事件的一种心态(也就是现在常说的屌丝心态)。其实这句话的完整表述是“绝大多数打工的都依然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只有极个别的当了老板,大部分清华北大毕业的都事业有成,只有极个别去卖猪肉(结果还卖成了连锁店)”。

  学校对于学习的态度也是非常宽松的,期末考试前都会画出重点,即便一学期没学过,就临时背一下也能考七八十。至于说一学期挂六七门也不怕,反正毕业前的大补考统统给过。曾经学校为了教育部的评估,聘请了一位北大的博士来充门面,北大博士心想就大学本科这点课程对普通人来说完全没有难度,大家自学就够了,所以他上课时侧重讲一些有深度的东西。但我们班的同学就不买账了,你上课不给画重点,就知道扯什么我们从来没听过的哈耶克、蒙代尔,谁球知道你在讲些什么,于是他很快被换掉了。

  如果再把目光放长远点,纵观我们这所大学几十年的毕业生,留在首府的银行、企事业单位、当公务员已经算是佼佼者了,真正符合大家定义的那种出色表现的一共也就俩。

  一是依靠家里的关系。这其中又可以细分为两种,一种是生活在首府(一个西北的三线城市)的同学,因为家里的关系所以被安排进了银行等单位工作,表现不能说有多出色,但也不差,只能说中规中矩。另一类是老家在中小城市和县城的,也都安排进了当地的银行或财政税务机关,同样表现平平淡淡。依靠家里的帮助在自家范围内工作的占大多数。

  到了08年毕业,大环境变了,考试成为入职的主流,之前天天跟着学生会混的、勤工俭学的、谈恋爱的、打网游的、睡大觉的都有些傻眼。学校推荐的工作越来越差,系学生会主席都去卖保险了。笔者也曾建议同宿舍的几个同学来考笔者单位的公务员,而哥几个连面试都没考进(笔者考的时候是全系统二百多人的总成绩第一),可见大学四年学习和不学习的差距了。

  记得04年新生入学时,系主任讲话时就说:你们不要学习,在咱们财院学习是没啥出路的,考研究生不现实,还不如跟着系里和学生会工作,争取毕业时推荐个好工作。不止我们系,全校皆如此。所以整个学校弥漫着一种学习无用论的风气,对于大家来说,能进学生会是最好的,进不了学生会出去勤工俭学也行(感情高中学三年考个500分就是为了来勤工俭学的),不想勤工俭学也行,好歹找个对象也不枉虚度四年,如果实在是连对象都找不着的,会选择天天泡网吧打魔兽,要是连打网游都嫌累,那就干脆每天在宿舍睡大觉吧。

  从以上两个例子来说,对于我们这样的普通本二学校的毕业生来说,想要出人头地,必须努力学习考上名校研究生才有转机。而现实则是学校每届毕业生能有五十分之一考上研究生就不错了,而这其中少数民族研究生又占了大多数,剩下的则是考一些和我们学校一样不入流的大学的研究生,比如新疆财经、贵州财经等等。

  三就是剩下几个没有归入上述两类里的同学,一共有五人,他们目前都留在首府,但老家都是农村的。其中三个人都是自己创业,开小超市和小饭店,另一位同学一直留在首府一家私人房地产企业当会计,而如今的他也迷茫了,想像其他三人一样也自己开个小饭店。还有一个就是笔者,08年毕业后直接考了首府一个区直单位的公务员。

  那些去了这些中小企业的同学,在08年时的月薪也就600——800(笔者当时考上公务员的月薪是3000,已经算是同学里出类拔萃的了),虽然各种鸡汤文总说工作会磨练人提升人,其实大部分都是骗人的,在一个平行层次内长期的工作只会让业务越来越熟练,而不会提升层次。对于普通人来说最有效的突破层次的方式就是学习。

  笔者2004年以500分的成绩(文科)考上了本省区内的一所普通本科二批次的财经类大学,这是一所在西北地区很普通的大学,要在全国大学的排名里来说,大概是四百名左右。大部分同学都是和笔者分数差不多的考生。如今毕业十周年聚会,回顾一下同学们的这些年的发展,发现所有人都过得很平庸,并没有网上说的那样有多么多么大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