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4
德摄影师拍人生死对比照 用影像记录人临终感想

  “他们还没懂吗?我要死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死亡,一个人静静地想。”Heiner Schmitz,终年52岁

  “死亡没什么。我乐意迎接死亡。人死后并非永世不得超生,我们能见到上帝,我们会变得很美。”Maria Hai-Anh Tuyet Cao,终年52岁

  网易探索9月12日报道近日,一对德国的摄影家夫妇开始了一个严肃而有趣的摄影项目。他们认为,人们把死亡隐匿在视线之外很奇怪,而且不应该这么做。摄影师沃尔特·舍斯今年72岁,也深知自己的日子也快到头了,这也是为什么几年前他开始尝试做这么一个稀奇古怪的项目。他决定拍摄一组死者生前和死后的照片,最后一共成功找到了24位志愿者进行拍摄,从17个月大的婴儿到83岁的耄耋老人,各个年龄和性别都有。这个图片展将于下周在伦敦开幕,每组特写图片旁还附有图片中主人公的故事。这些故事是由其妻贝特执笔整理撰稿的,她在每一位死者生前数日与其朝夕相处,倾听他们临近死亡一点一滴的心声。

  毫无疑问,这个拍摄计划困难重重。要找到濒死的病人相对容易,他们奔波于汉堡和柏林各大濒死病人安养所,虽然有些病人会拒绝,但多数还是会爽快的答应。更大的问题是舍斯和拉科塔成天紧绷着神经处于待命状态。“你可能会在凌晨3点接到安养所电话说某人已经死去了,我们必须与时间赛跑,以最快速度赶到那里,在家属瞻仰完遗容后、殡葬人员到来之前拍好照片。”42岁的拉科塔说道,“往往这种时候很悲伤,我们也会禁不住落泪。”舍斯表示赞同:“在参加葬礼并拍下了死者的特写照片之后,我们回到家往往会坐着边和威士忌、葡萄酒边抹去眼角的泪水。”夫妻二人都同意他们没有对方的支持无法独自将计划完成。“有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这件事很奇怪,甚至有些难以置信”,拉科塔说道,“我们只能互相谈心缓解自我质疑”。

  护士Dagmar小姐感觉不到他最后的呼吸挣扎。这惊悚的表情也无济于事,他好像在说:“什么?我死了吗?”Jens Pallas,终年6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