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3
那么爱你为什么(图

  勇气、执著、智慧、隐忍、胸怀……这么沉重的代价,值不值得继续爱呢?嗯,我想,是值得的吧。因为,你说过,要成就这个男人;因为,他说过,这辈子就和你在一起了。

  你说得对。之所以我不平衡,主要原因是我早就工作了。接触了社会,才知道活下去有多难。阿德,我还没毕业就跑剧组做跟妆了。当时要从化妆师助理干起,赶上刁难人的老师,就成天受气吧。记得有次吃剧组盒饭,带我的老师非要多吃一个鸡蛋。剧组都是定量的,我看了半天只能把自己的给她。我知道她是成心的,所以特别难受。而且这工作真是起早贪黑,随时待命。导演听大牌演员的,我们听导演的。什么时候化,什么时候补,我们做不了主。半夜三四点起床做造型更是家常便饭。

  生活不是小说电视剧,能不能继续牵手走下去,考验他们的除了感情生态圈的弱肉强食定律,还在于这份崇拜会不会被现实磨光。好在现实够硬,时间证明一切。

  但我知道他是喜欢我的。他不像我,恨不得把自己心肝掏出来放在别人眼前。真诚过分了,也就变成了廉价。他的关怀是曲线的,迂回的,可以说是艺术的。我们出去吃饭,他总是雷打不动点我爱吃的番茄鸡蛋。有一次我听到他和他妈妈说,这辈子就和我在一起了。这么多年了,这是我听到的最动人的情话。

  身处异地他乡,身边有个说家乡话的人,也就显得格外亲了。当时广宁在找拍片作业的模特,请别人还要花钱,他就自然而然想到了我。这个感觉就像是磁铁两极,只要足够接近,外力是拉不开的。所以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缘分,很多人兜兜转转了一圈,最终还是碰到一起了。

  我们相爱是在大学。当时广宁一门心思要当摄像师,要做张艺谋第二,也就报了北京电影学院学摄影。而我呢,上了北京服装学院,学习影视化妆。这个是高职专业,但我觉得挺合适的,毕竟我的艺术修养不像他这么高。

  我开始哭,开始喊,要把这几年来的怨气怒气全部发泄干净。这几年来我们吵吵闹闹不断,但好像从来没这么激烈过。阿德,有时候我挺恨自己的。憋不住气,藏不住话,非得用这种方式让他知道我的良苦用心。可每次话说出了口,又马上后悔,觉得不应该伤害这么一个简单的人。我知道他嘴笨,说不过我。于是我再打再闹,他干脆不理我。真的逼急了一走了之。我不骗你,他离家出走过两回。我满大街地找他,找不着的时候差点疯了。没想到转天早晨他提着早点,慢慢悠悠地回来了。

  成不了他老婆,却要成就他。这话,任何男人听了都招架不住。 真正住在一起,我才开始了解他。那时候我大二准备实习,就出来找房子了。当时没钱,只能住地下室,每个月600多吧。但从找房、交钱到打扫布置,广宁从来没有问过。搬到一起之后,我发现我们的分歧原来挺大的。比如说沟通吧。你能看得出来,我喜欢热闹,喜欢叽叽喳喳个不停。广宁却是个闷罐子。有时候他看书不理我,我就喜欢凑过去问这问那,可广宁要不无视我,要不干脆拿着书出门了。他的自理能力也挺差。他不会洗衣服做饭。如果不是我收拾家里,估计两天就能变成垃圾站。有次我出门前炖了锅排骨,随口告诉他得炖两个小时才能入味。你猜怎么着,后来我接到他电话,质问我怎么没到两个小时,锅就开始冒黑烟了?

  也许我们的性格差距真的很大。我是那种直肠子,一生气就想发泄,一觉醒来又全都忘了。而广宁则是敏感的人。平时我经常跟剧组朋友泡吧唱歌。有时候回来晚了,他在电话里不说什么,但好几天不理我。上次有个剧组朋友开玩笑过头了,广宁竟然当着朋友面冲我吼了起来。

  所以每天我下班回来,看到他无所事事的样子就着急。我真想他能上进一点,为我分担一点,也不至于撑起这个家的责任全压在我的肩膀上。

  我必须让他动起来。我从家里借了点钱租了这套三室一厅,带着广宁跑了建材城,好不容易布置出来这么一个家庭摄影室。我跑跟妆的,这几年在各个剧组有了点熟人,就介绍演员们过来拍定妆照,平时也揽点写真生意什么的。但他对这份工作提不起兴趣来。你说不拍吧,他每次也都按时按量拍完,但没有激情是真的。广宁拍的片子很写实,跟写真那种梦幻的感觉不一样。有一次一个女孩跟我说,拍得不错,但不是她想要的。幸运飞艇官网我立马明白了。把他窝在这里是大材小用,我不能埋没人才。虽然干这行还算赚钱,但我心一横,关门了。就这样,广宁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

  因为他毕业之后就没有找工作。还是像原来那样,不是待在家里看书看碟,构思他的电影剧本,就是跑到外边和摄影圈子的朋友聊天侃大山。我知道拍电影不容易。你看广宁的毕业作品,光租机器买胶片就花了好几万,家里没点积蓄,根本读不下来这个烧钱专业。但我也有压力啊。哪有大老爷们成天待在家里的?而且我逼过他,让他去找工作,但他根本不上心。就连学校的毕业招聘会他都有意无意错过了。看他每天待在家里不动,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也就从那时候起,我开始注意他了。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崇拜吧。对,就是崇拜,我佩服自己圈子当中的佼佼者。更何况我头大身子小,身材比例不好。从小我就知道自己不是美女,但做着等待王子迎接的公主梦。

  可以这么说,我当时对广宁的感情还是崇拜。即使他不体贴、不浪漫,不爱和我说话,总是看着专业书,或者一个电话过来就和哥们去拍片了,但我也觉得特幸福。我满腔热情地迎接他,发自内心的喜欢他,成天想着老天待我不薄,这么一个大才子怎么突然就成我的了呢。而且我有私心。我看好他,我觉得他能出来。我也许成不了他的老婆,但我要成就他。

  矛盾真正爆发是在广宁毕业后。半年前,他彻底从宿舍搬回来了,和我住在现在的一套三室一厅里。其实按我们的收入,租这样的房子太奢侈了。之所以租,是因为我想帮他创业。

  我和广宁是艺术生,也是高中同学,却不是青梅竹马。我俩不在一个班。广宁的文化课、专业课是第一名,还是压倒性的。有才华,再加上长得帅,他当时在学校很出名。

  不是没有失望,不是没有愤怒,不是没有委屈,不是没有犹疑,仍然陪着他,只因想要看看他长大后的样子。你需要的是胸怀。

  所以说,别看我抱怨了这么多,我从来没想过和广宁分手。即便我的家人不看好我们,希望我找个踏实点的结婚过日子。但我就觉得广宁适合我。他踏实、认真,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并且一直努力着。虽然我们性格不一样,他也没有提过结婚这件事,但我能等得起,我要成就他。

  其实已经往好的方向发展了。参加完节目,广宁这几天开始投简历找工作了,晚上我下班回来也主动和我说话了。你要知道,这些改变在以前是多么的奢侈。我不知道是不是嘉宾的话,或者我和妈妈的眼泪点醒了他。也许就像别人说的,我真的把他惯坏。成就一个男人,首先应该让他面对风浪。

  我们感情特别青涩。这是他的初恋,我的恋爱经验也不多。我们的学校离得远,刚恋爱那阵子,我们周末才能见面,平时也就靠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什么的。阿德,我不怕你笑话。当时我幸福到做梦都会笑醒。现在想想,广宁对我说过甜言蜜语吗?如果没记错的话,没有。但我好像就等着这个结果似的,兴冲冲地投进了他的怀抱。

  有一年情人节,女友们拿着玫瑰花回来了。我躺在床上开始生气。我知道他没这根弦,后来我跑到楼下给他打电话。我们第一次大吵。两个小时后,广宁抱着两束月季花跑过来了。他说是在地铁门口买的,10块钱一把。我当时真是哭笑不得。

  在台下听李坤的故事,眼前好像播放着《一个女人的史诗》的青春版。比不上严歌苓笔下的田苏菲那么的壮烈传奇,但一直在情感沙场上来往奔突的李坤,爱情之源也是崇拜。

  现在我才明白,我当时就像在浮冰上跳舞。光注意舞技多美,自己多漂亮了,即便脚底下有了裂纹,感情里边有了不对味的地方。比如身边女友一恋爱,总能收到巧克力、鲜花什么的,平时男友也总带着下馆子,改善改善伙食。但广宁好像从未想过这些。我知道他对吃穿不讲究,恨不得每天馒头咸菜,省下来钱买专业书和电影光盘。但我也需要一点浪漫和惊喜啊。

  简单、朴实、直接、甚至有点粗糙,邂逅了狷狂、柔弱、细致入微,于是正如节目所呈现的,即便没有玫瑰巧克力,她依然要和这样的男人诗意的恋爱,浪漫的生存。是不是所有的艺术男都这样?我不知道。但赶上这种清高孤傲又有着天生贵族气质的男人,总有一些女人愿意俯首称臣。

  即便这样,我对广宁还是一门心思。每当看到他捧着专业书的认真劲儿,我就喜欢得不行。特别是赶上好天气,阳光从地下室唯一的小窗射进来,映在他脸上,我当时就想,他整个就是个艺术品啊。更何况他是属于艺术的。我看过他的作业,有股大师的范儿。一想到这里,那些抱怨啊,难受啊,也就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