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7
专访成都摄影培训学校著名教育专家曾兰

  在中国的摄影艺术教育圈里,记者早就听说了光线摄影学院曾兰老师是成渝两地最受欢迎的专业摄影培训老师,作为一名重庆成都摄影培训学校的超级知名美女教师,她是如何收获如此多学员粉丝的呢?这始终是记者心中一直想弄明白的问题。当然,记者对于曾兰老师的“困惑”感到实在是有些多呀!在中国青少年摄影教育高手林立的重庆、成都两地摄影学校,曾兰老师是如何被大家公认为授课水平最高的摄影老师的呢?而且,总部位于北京的光线摄影学院对于老师的聘用一直都坚持着严格乃至苛刻的标准,而曾兰老师却一直担任着北京光线摄影学院成渝分校(下辖光线摄影学院重庆分院和成都分院,均为中国西部最好的摄影培训学校)的教研室主任这一要职,这着实令很多人羡慕加嫉妒,乃至恨了。

  带着这些困惑和不解,更带着对一位美女摄影老师的强烈好奇心,记者在温州刚刚结束了对欧宝闪光灯(捷宝三脚架)CEO陈庆元的专访之后,立即从浙江杭州飞往成都光线摄影学院(,在杭州转机的时候,位于杭州的中国照相机标准化委员会《照相机》杂志执行主编张毓栋赶来为我送行,当我说到即将到成都采访曾兰老师时,张毓栋主编竟然不吝溢美之辞,大大夸奖了曾兰老师一番,这让我更想立即就见到她本人一睹芳容。

  摄影老师的数量在中国并不算多,尤其是专职的摄影老师就更少了,我们耳熟能详的前辈摄影教育大师有北京电影学院的吴印咸、张益福、沙占祥等,他们严谨的教学态度和亲切幽默的教学方式,无疑是每一个立志成为中国最好的摄影老师的晚辈们所必须关注和学习的。很自然的,记者对曾兰老师的采访也从北京摄影教育界的老前辈们聊起。

  曾兰老师:看来你对摄影艺术史还是非常了解的嘛,你刚才说的“摄影是最简单的艺术,也是最难的艺术”这句名言就是由新文化运动的主将、北京大学刘半农教授讲出来的,在1920年代,摄影术才刚开始在中国的高级知识分子中普及,由于刘半农教授的倡导,摄影教育方才正式萌芽。在当时,主流艺术界甚至还不认可摄影的艺术价值,刘半农教授对于摄影的理论研究,无疑有着开天辟地的巨大促进作用。可是,时至今日,仍然有很多人轻视摄影,甚而轻视摄影教育。

  不光是摄影教育如此,其它门类的艺术教育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在今天的中小学,音乐和美术都被认为是副科,音乐美术老师都自感低人一等),如果非要说有区别的话,也是“五十步笑百步”。所以,才有了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著名的“以美育代宗教”之宣言,正是有了蔡元培的大声疾呼和身体力行,艺术各门类的美育才真正获得了其应有的重要地位。

  在现代社会,在各种艺术门类中,摄影是最为大众化和最为简单入门的艺术,这正是摄影教育最蓬勃发展的时代,我们北京光线摄影学院(作为摄影教育大众化的倡导者,一直致力于研究摄影教育的特质,矢志不渝地改进我们的摄影教育方法。

  不得不承认的是,要想教好摄影,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真正合格的乃至优秀的摄影老师真的是太少了,我们北京光线摄影学院成渝分校(在培养摄影老师方面也倾注了大量心血和精力,每年都针对全社会多次组织摄影老师教育教学技能培训,为成渝两地摄影培训界的共同进步贡献绵薄之力。

  记者:听你这么一讲,好像你天生就是当摄影老师的好材料,那么不介意的话,我问个难堪的问题,就是你第一次上课的时候,会不会是不是真的搞砸了?

  曾兰老师:我的天,你怎么知道的?对呀,在第一次正式上课之前,心里既忐忑不安也更充满期待,为此,我做了充分的准备,临正式上课的前一天晚上,我还最后模拟了一次,可是没有想到,果然真的搞砸了!好在成都摄影培训班的学员们脾气好的像绵羊,才不至于让我下不来台。

  这次的失败,让我真的深感意外,这让我真正明白了做一个合格的摄影老师并不是那么的容易。同时,北京光线摄影学院(的联合创始人、著名摄影作家李柏秋老师找我好好地聊了聊,他的鼓励和帮助让我坚定了在哪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的决心和信心。经过几个月的集中训练和授课实践,总算是掌握了作为一名摄影老师的基本要领。

  记者:看来,有什么样的学生就有什么样的老师啊,成都的学员们造就了曾兰这样的好老师,你赞同我的这个观点吗?

  曾兰老师:的确如此,有什么样的学生就会有什么样的老师,例如,大家都在痛批中国的“灌输式”、“填鸭式”教育,但有人想过没有,为什么就是无法改变呢?哪怕是一丁点的改变?

  我也认识很多高校的老师,他们总是习惯照本宣科,毫不关注学员们的面容表情,相信在你的求学生涯中也遇到了很多这样的老师吧?其实,问题不能只归责于老师们,更要归责于学生们。

  所幸的是,我的教师生涯从成都开始,从摄影开始,成都摄影培训班的学员们脾气好善于互动,而来我们北京光线摄影学院学习的学员们真的是因为非常的热爱摄影,因为浓厚的兴趣,这就奠定了摄影教学的良好课堂气氛所有这一切都是上天对我的格外照顾吧,为我提供了成为一名优秀摄影导师的所有必备条件。

  曾兰老师:我有个朋友曾经去过贵州支教,后来他对我总结说“在贵州支教最难的不是条件艰苦,而是这些学生根本就不爱学习,这让我深感无奈和困惑”。其实,在各种高职院校,老师们也是头痛不已,所以,我现在深刻理解了“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曾兰老师:古代教育家韩愈曾经说过“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而且,名师出高徒,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固然,极少数天才通过自学也可以成为真正的人才,但是有名师的教诲,对于学生的人格和行为习惯有着极大的养成作用,而这不仅仅只是知识和技能的传授。

  而且,固然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但是,老师和学校的强制要求也是必不可缺的,如果完全由着学生的兴趣来,就会严重“偏科”而营养不良,对其成长不利。例如,在我们光线摄影学院的高级课程中,有色彩管理的系列课程,其中部分技术是非常难的,很多学员都抱着不求甚解的心态来随便学一下,如果不是老师的严格要求,强迫必须过关,则很容易随便就轻易放弃了。再例如,对于大多数初级水平的学员来说,他们最关心最感兴趣的是各种实用的摄影技能,而我们开设的《中西绘画艺术史》课程却不一定就是学员一开始就有浓厚兴趣的,如果不进我们光线摄影学院(,没有一个老师的强制要求,也许学员一辈子都不会对这个东西产生兴趣。所以我要说,学习不仅只是发端于兴趣,更在于学校和老师的强制性引导。

  具体到摄影教育,系统科学的技术基础,开阔创新的艺术视野,以及独立自主的艺术自信人格的养成,对于想要在摄影艺术道路上有着更高更远追求的人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

  社会上,对于摄影家或者摄影师的评价,更多地集中在摄影技术方面,什么“技术高超”、“摄影高手”、“技术专家”。那么,摄影教育究竟要教些什么呢?摄影教育究竟要怎么教呢?围绕这些话题,记者和曾兰老师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曾兰老师:你这个问题很有些挑衅嘛,不过我并不生气,其实,我一直认为自己属于“眼高手低”的那一类,因为教学研究的关系,越是研究摄影史上的摄影大师,我越是感到自己的渺小,而且,这反而更坚定了我要“眼高手低”的目标。

  事实上,摄影是“眼到、心到、手到”的过程,而摄影高手更多地好像是描述“手到”的层次,这无疑并不适合我作为一名摄影老师的定位。

  而且,作为一名老师,永远都要有着“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情怀,在内心里迫切地期待着学员们能够尽快地超过自己,这应该是一名老师应有的成熟心态,从这一层意义来说,我更希望我的学员们比我“更加高手”,事实上,这样的例子也是层出不穷。

  曾兰老师:毫无疑问,无论是摄影技术还是摄影艺术,都有一些规则可以利用,但是,我们的教学,重在引导学员们自己去观察和发现,鼓励学员们自己下结论,重点在于培养学员的独立思考,我们也绝对不会用任何的条条框框或者规则来批评指责学员。

  关于秘诀,这个更不是科学系统的摄影教育所应该传授的,我们重视基础和素质的摄影教育,始终都要把判断一幅作品好不好、美不美的权力完全地授予学员。

  曾兰老师:其实,犯错是最好的学习方式之一,在我们光线摄影学院会设置很多情景让学员多犯错。同时,我们作为老师绝不能越俎代庖,我们绝对不能做裁判,我们不能亲口说出你错了,而是应该鼓励学员自己下判断,让学员自己反思,让学员自己悟出错在何处。如果学员自己没有意识到错或者不好,那么我们绝对不能说他不好或者错。

  例如,由于某种原因,照片拍摄模糊了,我们千万不要批评和立即指出该如何整改,而是应该告诉他“模糊也是一种美,朦胧美,抽象美,更有意境”。只有当学员真的需要我们告诉他该如何弄清晰时,我们才可以建议他调整某一些参数,但也只是建议他多尝试,不要立即给出非常明确的所谓正确的唯一的方法。

  再例如,在拍摄现场,我们总是要求学员从前后左右上下远近进行观察,要求学员在选择或者进入拍摄场景时思考行进的路线,要求学员思考该如何取舍,要求学员分别用超广角镜头、标准镜头、长焦镜头等分别进行拍摄但是,不要急于下结论。

  曾兰老师:在摄影教学的具体过程中,我们要求尽量避免老师亲自拍照做示范,否则会限制学员的创造力,造成千人一面的恶果,这实际上是因为教师特殊的权威地位导致学员的盲从;在Photoshop数码相片处理课程上,我们也是要求应尽量避免老师亲自操作Photoshop,应注重基本原理的讲解和美感的启发,应注意观察学员的操作思维和具体步骤。

  我们在平时的授课过程中大量采用多元化的经典作品来引导学员,告诉学员无论怎么“瞎拍”都可以符合某一种创作理念,都可以成为某些人眼里的佳作。我们要鼓励学员发扬个性,走自己的路。

  第三、教师不要轻易下结论或者直接给出答案,应采取探讨式,鼓励学员去思考究竟该怎样拍,究竟怎样才能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越是关键技术体系,不懂得之前觉得很难,懂了之后觉得很容易,所以,必须确认他不会并且很难自己完全弄明白之后,老师才可以点拨,使其恍然大悟。

  第五,要有耐心,不要急于求成。尤其是初学者,一开始问题和麻烦一大堆,应一个一个分阶段来解决,不要总是看到的都是缺点和不足,要看到被大量不足所蒙蔽的少量优点,及时予以鼓励。

  曾兰老师:因为我们的课堂,并不是电视台的视频课程,如果整堂课全部由老师对着PPT或者各种图表讲解下来,就会和电视台的视频课程一模一样了,这种教学模式属于典型的“灌输式”、“填鸭式”教学,其特点和优点是对于知识的传递效率高,但是却忽视了对学员的个性化引导,长期的教学实践证明,视频课程并不能很好地适合摄影教学。摄影教学,更多的应该着重培养学员的动手动脑能力,老师要做好一个引路人,始终定位于引路人。

  关于艺术教育,教育界和社会各界也有各种争论,那么光线摄影学院是如何坚守其教学理念的呢?曾兰老师借用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的名言做了注脚,这就是“与其守成法,毋宁尚自然;与其求划一,毋宁展个性”。

  曾兰老师:在这一点上,我要向著名美术教育家徐悲鸿先生学习,在美术教学上,徐悲鸿先生对作法并无成见,目的只求鲜明地表现对象。他很尊重学生的个性特点,如有一点独到之处,他就喜形于色,并且赞扬,只有实在不开窍时,他才用具体的办法着手教。

  一刀切、齐步走、统一规格、统一要求----这是现行教育中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备课用一种模式,上课用一种方法,考试用一把尺子,评价用一种标准----这是要把千姿百态、风格各异的学生培养成一种模式化的人。

  总之,我理解的“太具体”,就是用一种有形的或者无形的条条框框去批评指责学员,也就是说,当你搬出任何一个条条框框去批评学员的时候就已经是管的太过具体了。在实际教学过程中,如果我对学员的某个东西不满意,我也绝不会找出任何一种理由来批评指责,而是尽量去引导,给出我所能想到的各种建议,至于学员是否接受,其决定权仍然在于学员本人。

  曾兰老师:世界是对立统一的,当你喜欢一个东西时,缺点也是优点;当你厌恶一个东西时,优点也是缺点。任何所谓公认的经典艺术作品也都是可以挑出刺来的,而且还可能是很明显的硬伤。所以,永远牢记,不要随意去否定、批评、指责别人的所谓缺点。

  如果学员自己没有或者没能用心检查出自己照片的不足和常识性的明显的错误(其实,也许只是不合常规或者我们自己看不惯而已),我们绝对不能指责,最多只能说我不喜欢。如果学员一而再再而三地用“很差”的作品来挑战我们的审美能力,那就更加不能就事论事地具体地指出他的作品的具体问题了。而是应该从拍摄过程(态度和习惯)来进行“矫正”或者引导了,培养良好的习惯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曾兰老师:学生在独创活动中往往容易出现缺点或错误,我们作为教师必须首先看到他们的创新精神,给以鼓励,然后帮助他们总结经验教训以克服缺点和纠正错误。

  要一分为二地看学生,既要看到他们的缺点、弱点和短处,更要善于发现他们的优点和长处,特别是后进生(初学者),他们的缺点、弱点和短处很多,很明显,而优点和长处可能很微弱,往往不易被人发现,也可能本来就是很大的优点和长处,但表面暂时被缺点、弱点所掩盖,不易被发现。因此,教师必须善于寻找他们的“闪光点”,并加以扶植,使其不断发扬光大,进而用它去克服缺点。

  如果学员在按下快门之前没有用心思考或者细致全面地进行观察,也就是说没有形成良好的拍摄习惯,这个一定要及时提醒和督促(但不能用批评的口吻)。反之,如果学员用心思考和观察了,则无论拍成怎样,都要就其中的合理因素予以肯定或者表扬。

  我们的教学一定要发扬个性,鼓励大家多多尝试。对于结果(艺术作品),少看缺点,千万不要用各种条条条框框或者既定标准去找茬,反之,一定要多找其优点,充分肯定其个性,哪怕是很微不足道的,也应大大表扬和肯定。

  曾兰老师:以往,我最初在教学过程中,我经常动不动就帮学员们操作相机和确定构图方式,等等,现在,我越发感觉到这是不称职的老师之所作所为。

  优秀的摄影老师必须做到自己不动手而把学员教会,当然,我离这个目标还相差甚远,还要不断努力啊!在辅导学员学习时力求不要只求答案和最终结果,应教他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怎样思考。辅导时要把重点放在观察和思考过程上,并注意学员是怎样观察的,怎么看待的。

  总之,要培养他的独立思维能力。再以我们光线摄影学院(的美术基础训练之外景写生绘画为例,在取景时,要提醒初学者,不要一到写生地点,动笔就画,必须先在写生范围的前后左右作多方面的观察,然后找出一个合适的角度。尽可能选择一个有远、中、近三个层次的画面绘成绘画,进行分析,分析的重点放在主体位置的安排和景物的取舍上。

  【结语】“一个坏教师奉送真理,一个好的教师则教人发现真理”,这是德国教育家蒂斯多惠的至理名言,通过对光线摄影学院成渝分校教研室主任曾兰老师的专访,更让记者深刻领悟了这一真理。正是因为曾兰老师对于教育教学理论的重视和大胆的探索实践,光线摄影学院(在重庆、成都摄影培训领域的口碑也越来越好,让我们真诚祝愿曾兰老师在摄影教学事业上勇攀新高峰,更上一层楼!

  【小资料:关于光线摄影学院】光线摄影学院(是国内最好的专业数码摄影培训学校,倡导快乐摄影、快乐学习,由橡树摄影网CEO(中国摄影界、中国互联网界的传奇人物)豪哥、中国销量排名第一的数码摄影畅销书作家杨品、中国知名电视纪录片导演李柏秋、著名新媒体营销专家朱永钢、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的摄影总监、著名摄影大师丁三丰等知名人士创办,光线摄影学院数码摄影研发中心位于北京市青年湖南街13号,光线摄影学院中国总部位于国贸CBD核心区域的SOHO现代城,目前在上海、广州、深圳、重庆、厦门、成都、三亚、乌鲁木齐等城市设有分校或者授课点、摄影培训班、摄影学习俱乐部。

  光线摄影学院常年举办各类摄影活动,包括但不限于摄影讲座、摄影沙龙、摄影展览、摄影外拍、旅行摄影,长期以来,光线摄影学院与腾讯网、新浪网、橡树摄影网、中关村在线、太平洋电脑网、《中国摄影报》、《摄影之友》、《电脑报》、中国石油、国家电网、中国工商银行、中国科协等各类媒体或机构联合举办过各类活动,光线摄影学院欢迎一切形式的活动合作。

  光线摄影学院出版(有一系列摄影教程,这些教程长期位居数码摄影畅销书排行榜榜首,并被厦门大学、复旦大学、清华大学、中山大学、四川大学、四川美术学院等数百所大学选作摄影专业课的教材;据不完全统计,亦有数以百计的各类摄影培训班也选用了光线摄影学院的教程。光线摄影学院与多家中央级和专业摄影出版社出版了如下诸多经典畅销图书:《数码摄影圣经》、《数码单反摄影完全指南》、《数码单反摄影轻松入门》、《数码摄影技巧大全》、《数码摄影轻松入门》、《数码单反相机完全手册》、《流行相机完全手册》、《Photoshop数码相片处理技巧大全》、《Photoshop数码相片处理专业技法》、《RAW格式完全解析》、《跟我学数码摄影》、《数码设备使用完全手册》、《DV摄像技巧大全》

  要特别值得引起注意的是,光线摄影学院并不怎么完全拥有世界上最顶级最昂贵的摄影器材,但是,光线摄影学院拥有最先进的教学理念、最科学系统的课程设置和最好的久经历练的摄影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