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
足球摄影的境界只玩器材的人永远不会懂

  真相是:照片拍摄时阿根廷获得了一个任意球,比利时排出了6人的人墙,主罚任意球的阿迪列斯把球传给了马拉多纳,这才有了那张日后被奉为马拉多纳神级表现的照片,接过球后的“小马”本想把球挑过防守队员传给禁区内的队友,但球被米勒坎普斯解围了,而那场比赛阿根廷0-1败给了比利时。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可能是米兰德比历史上最著名的一张照片诞生了:当时,路透社的摄影师Stefano Rellandini可能也拍摄了愤怒的球迷、不解的球员、向球员解释判罚的主裁判等内容,但他还记录到了马特拉齐把胳膊搭在鲁伊-科斯塔肩上,两人并肩注视烟花的场景。

  经历了那场比赛的球迷一定还对马拉卡纳球场的那个夜晚有或多或少的记忆:格策的加时绝杀、德国队捧杯时出现的罗伊斯球衣、默克尔赛后在更衣室的合影,甚至是将大力神杯带至球场的超模吉赛尔-邦辰曼妙的身姿……但多年后,梅西凝视金杯的照片却成为了众多影像中的经典之作。画面里,大批球迷的目光追随着胜利者的脚步,安保、队友、官员交错的视线以及各不相同的表情都让梅西的站姿与眼神显出别样味道。

  再过77天,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就要开幕了。让我们把日历翻至四年前:2014年7月14日凌晨的巴西世界杯决赛赛后,中国摄影记者鲍泰良给足坛留下了一件名为《一步之遥》的作品,照片的主角是梅西。

  换个换题,如果现在看文章的你有机会拍摄C罗、梅西、贝尔的比赛照片,你会如何处理?下面这组照片大家一定见过。

  我站在哪里,以哪种角度拍,把哪些背景物放进我的照片都由摄影师本人决定。镜头用来记录真实场景,不过真实的场景不一定是场景的真实。

  毫无疑问,这样的背景让所有摄影师兴奋,他们想把马拉多纳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锁在自己的镜头里。多年过去,我们发现Steve Powell赢得了这场“比赛”。

  不同于在红毯现场或摄影棚里的拍摄,足球摄影的难度在于绝妙瞬间稍纵即逝,无论是比赛中的画面还是赛后情景,大多都是摄影师的灵光乍现。1982年6月14日,阿根廷在西班牙世界杯揭幕战中遭遇比利时,一位名叫Steve Powell的摄影师在比赛中拍出了这样的一张照片:

  不需要煽情的BGM或旁白,不需要刻意处理,好的摄影作品本身已能让你产生共鸣。

  马特拉齐与鲁伊-科斯塔在“烟花德比”中的照片留下来了很多张,大家对比一下即可发现,为何经典成为了经典。

  《体育画报》曾评选过“体坛最棒的100张照片”,超过一半的获选作品都属于”story shots”,即“叙事照片”。让照片讲故事,至少让观者有了解背后故事的欲望,这应该是比学技术、买器材困难的要求。

  之后齐达内摘下队长袖标,并让身边的萨尼奥尔把它交给巴特斯,随后齐达内边走向球员通道边解开缠在手腕上的层层绷带,一瞬间,摄影师捕捉到了这样的画面:

  priceless意为“珍贵的、无价的”,恰好是属于这些球员的标签之一?其实priceless是万事达卡的广告牌,但在摄影师手里,它是让自己的照片逼格提升几个等级的辅助物,善于利用周围环境的元素,是优秀摄影师的另一宝。

  多年后接受采访时,Steve Powell评价了自己的那幅作品:“那张照片无关构图,无关艺术,无关比赛。照片的意义是沟通与交流,它把马拉多纳的力量以及他让对手感到的恐惧传递给了大家。”

  百年的米兰德比贯穿足坛历史,欢笑与泪水、得意与不幸、冲突与理智都夹杂其中,也定会延续下去。看到这张照片的那一瞬间,一定有不少人发出过这样的感慨:足球可真美好。

  2006年世界杯期间,有一副作品同之后的《一步之遥》十分相似。06年7月10日凌晨2点,法国、意大利在柏林奥林匹克球场迎来最终对决。齐达内和马特拉齐在比赛中分别为球队打入一球,但二人在这场比赛留给球迷的最深记忆并非进球。加时赛下半场,齐达内与马特拉齐发生口角,法国队长突然转身,用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换来了一张红牌。

  拿足球摄影来说,优秀的摄影师应该了解比赛规则、双方阵容、比赛风格,甚至两家俱乐部的历史、矛盾、明星球员的性格以及近期新闻等等背景信息,如此才能创造下面这样的经典作品:

  2004/05赛季,米兰双雄在欧冠1/4决赛相遇。首回合AC米兰2-0取胜,次回合舍甫琴科的进球帮助红黑军团把总比分改写成了3-0。虽然国米掀起的反攻让坎比亚索打入一球,但主裁判判罚这粒进球无效,这也导致了国米球迷的爆发:他们用向场内投掷烟花、爆竹的方式表达对主裁决定的抗议,幸运飞艇首页米兰门将迪达在混乱中被烟花击中,随后主裁暂停了这场比赛。

  不同于当今信息传播速度、途径都得到了极大发展的状况,马拉多纳最风光的时候微软的Windows 95还没发布,大家还在靠报纸、广播、电视获得更多的与足球有关的信息,处于“给我什么,我看什么,何况给我的就不多”的状态。

  画面中的阿根廷10号背对镜头控球,而在他前方有六名比利时球员。绿色的草坪、红色的比利时球衣、蓝色的阿根廷球衣——色彩冲突在这张照片上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展现,六名比利时队员齐齐望向马拉多纳的样子更是让此画面成为日后一段时间人们称赞马拉多纳逆天个人能力的佐证。同上文的一步之遥一样,这也是一张极其成功的足球照片。

  一些关于足球摄影的教程类文章如此写道:如果确定拍摄点在球门后,200-300mm的镜头可以方便地捕捉到球员在球门前至区附近的活动;400mm的镜头可以搞定中圈附近的内容;如果想要对面禁区的优质画面,则需要超过500mm的镜头。只会用手机拍照后加各种滤镜的我并不了解摄影的很多知识,但能确定相机、镜头这些硬件加上相关的摄影技术也不是获得牛逼照片的充要条件。

  入场时,齐达内曾经过被放置在陈列台上的大力神杯;离场时,他带着自己都未曾料想到的心情再次经过金杯。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大力神杯没有移位,它静静地看着齐达内踢完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届世界杯、最后一场职业比赛,一个时代至此终结。

  1982年,还走在通往“球王”路上的马拉多纳刚在博卡青年获得40场联赛28个进球的成绩,1982年世界杯也是他职业生涯中的第一届世界杯。彼时巴萨已经和博卡基本达成一致,马拉多纳会在世界杯结束后加盟巴塞罗那,而那届世界杯的举办国是西班牙,阿根廷首场比赛的举办球场是诺坎普。

  一年后,这张照片在第58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奖)中斩获体育类单幅一等奖,也成为了足坛经典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