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9
卢禹舜家昌蝶彩流变陶瓷艺术展在山东潍坊举行

  北京八荒锦绣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黑龙江八荒通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黑龙江禹舜文化艺术研究院、禹舜美术馆、

  国家民族画院院委、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理事、中华慈善总会理事、荣宝斋艺术顾问、高级陶艺师、著名设计师、画家、雕塑家、自幼学艺,少时受启功、黄胄、李琦等多位书画名家指导。师从黄卖九、曹德兆、温国良、张有清、张慧斌、冯杰、张玉东、王林旭、等艺术巨匠,涉足艺术门类广泛。早年,负笈英伦,游历欧美,广闻博见,研磨技法。与众多国际大家交流艺术理念,深受东西方文化双重影响,后醉心于中国传统艺术,痴迷并致力于将东西方文化完美融合。以中国文化基因融入国际语汇。展示,传播中华艺术,为中国艺术的国际化贡献一份力量。他由此被业内挚友和国际友人亲切地称为“中国传统艺术守望者”。他是艺术作品进入百万元俱乐部,全球最年轻的艺术家之一。他是中国最年轻的以个人身份设立奖学金的艺术家,他走遍大江南北,用实际行动助力中国慈善事业,他被中华慈善总会授予终身荣誉理事,他的作品受到艺术评论界广泛赞誉,并得到社会民众的喜爱。他无穷的好奇心与丰沛的创意能力,使他成为当代中国较具代表一!

  随着交通的进步、网络的发达,全球一体化进程加速推进,世界变得越来越小,分享中华文化,与世界共享人类文明成果,成了我一个不大不小的心愿。中国画要与西方对话,首先要解决的是审美的评判标准与思维的共识问题。

  在中国美术漫长的发展岁月中,抽象构成一直伴随着我们,尽管它从未发展到西方纯抽象的地步。但是,“诗意,酒意,画意,写意”,这些词汇你一定不陌生,一个意境几近贯穿中华艺术史。图形方面更有太极、八卦等,它们是抽象的,也是哲学的。尤其在狂草中,由于语义的可识性程度大幅降低,人们更注重的是欣赏其抽象的线条美。当美术丧失了事物的表象因素,人们开始觉得它难以理解,其实抽象美术也并不是随心所欲、任意而为的。理解抽象美术和进行抽象表现,其基础是“异质同构”。不同的事物具有同构关系,如同炙热的沸水可以变成坚硬的寒冰,彼此可以互相转化。因为同构的存在,一个物的局限就可以得到扩展,就能使某种抽象的色彩形式,与人的思想情感及外界事物产生共鸣。貌似天马行空,表面看来差异很大的事物,其关联对应和互译由此成为可能,从而使艺术的表现成为可能,同样,也正是这一点,使抽象艺术的表现和理解成为可能。所以,当摒弃模仿自然的束缚,抽离物项的共同点,并加以艺术化,就成为了抽象艺术。它包含多种流派,并非某一个派别的名称,它的形成是经过长期持续演进而来的。因而,无论是激进的西方艺术,还是中庸的中华艺术文化,抽象艺术的产生都是从一个偶然到必然的结果。

  这一刻,我似乎找到了共识,即将艺术从物体的质量与空间中解放出来,将其与一切可以辨认之事物完全隔绝!我把丰富多彩的自然物象提炼和简化为本质的艺术元素,从具体的事物中,舍弃外质的属性,抽出共同的、本质的属性。忽略甚至放弃了空间的透视关系,放弃了笔触、光线。绘画中的线、色、形不再用来反映具象,而用来激发视觉上的愉悦感。通过对色彩本性的自我感知,单纯地通过色彩表达情绪、力量、律动,轻松和谐的场面,或是强烈的对比、碰撞乃至躁动的情绪。逐渐的,一种抽象的形式美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用直觉,激情、韧性、迷离、欢快,一切生活的情感引导着我的创作,通过色彩的布置来完成画面的构图,通过巧妙融合的色调和色彩来表达情感,通过大胆的色彩来捕捉想象力。有时会用色域派的创作手法,或是潘天寿的构图,即大片的空间一味霸悍地用单色填满;有时还会使用互补的颜色,如蓝色和橘色,就像印象主义和其他后印象主义一样。

  如今,我通过宣纸,画布,陶瓷,不同的载体来诠释这种艺术。用中华民族的哲学思想和意境与西方文明的抽象结合,与世界共同分享人类的文明。通过情感来驾驭色彩,又通过色彩来感染一切与我有缘的朋友,如同因与果,一场艺术的轮回。

  我们知道,艺术家也是人,也会本能地用固有的思维、概念化的眼光,去看待艺术,看待自己喜欢的艺术,看待自己认为的艺术。希望我的作品没有蒙蔽我的双眼,希望我的作品没有限制大家的思维。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