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8
花千骨》手游

  你以为《花千骨》、《武媚娘传奇》、《卫子夫》只是电视剧吗?该涨涨姿势了。手游崛起的今天,当红电影、电视剧已然成为游戏出版商的一大富矿。一大批影视作品爆完屏后,又来抢占手游市场,先来感受下这阵势!

  《花千骨》手游自上线亿,远超起初三五千万左右的预估,而目前每天新注册用户仍有几十万的增量,活跃用户已经达到1千多万。据估计,《花千骨》手游终月流水可能达到2亿。

  在专门做移动应用数据跟踪的服务商 App Annie 上,可以看到在中国地区,《花千骨》在近一个月几乎都是游戏下载中的前10名。而在角色扮演类游戏中,它的同地区下载排行近一个月总是在前 5。

  此外,《武媚娘传奇》、《卫子夫》、《蜀山战纪》、《爱情公寓》、《甄嬛传》、《芈月传》等国内一批热剧也纷纷开启电视剧IP改编手游模式。

  与国内突如其来的阵势相比,国外影视剧改编手游的传统似乎早已有之。除了最近即将推出的《欢乐合唱团》(Glee)同名手游,还有许多更加经典的史诗级影视剧改编手游,如《权利的游戏》、《霍比特人之战》、《中土世界》(两部均改编自《指环王》系列)等等。其中《权利的游戏》在Facebook上获得了13万的关注量。

  在国外,像迪士尼这样世界著名的“IP大亨”,公司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于影视剧衍生产业的作品发行。

  今年2月,迪士尼宣布公司该季度的总收入下跌(比去年同期下跌1900万美元),但游戏部的收益却逆势上升(比去年同期上涨2000万美元),而这主要归功于它的几款王牌手游,比如Tsum Tsum,截至今年3月,它的收入已达3亿美元;而改编自《冰雪奇缘》的Frozen Free Fall,据洛杉矶新闻网站SFGate估计,仅日收入就可能达到56,165美元。

  而在国内,除《花千骨》手游月入2亿人民币外,前段时间的大头剧《武媚娘传奇》虽然饱受诟病,但其同名手游却表现不俗,尽管没有找到确切的收益数据,但是它在今年第一季度的下载排行榜上就名列前十。

  另外,手游本身的火爆,也可以说是给影视剧利用手游变现铺平了道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官网上一篇关于电子游戏与IP的文章中说,就在几年前,游戏(只要是指主机游戏,即Console Game)还主要通过零售商来销售,而如今,虽然主机游戏和PC游戏依然是拉动销量的主力军,但是手游的成长速度已经遥遥领先。

  “国产三剑”(《仙剑奇侠传》、《古剑奇谭》、《轩辕剑》)从游戏改编成电视剧,吸引了不少观众,而影视剧改编手游,其实也是同样的道理,即充分挖掘IP价值,延续粉丝对影视剧的热度。

  据《花千骨》的游戏开发商天象互动说,公司之所以看中《花千骨》,原因之一就是这款IP本身以及霍建华、赵丽颖这些仙侠剧专业户带来的忠实粉丝。

  知名电视制片人何静认为,电视剧和手游的结合会产生裂变效应,引发高关注度。“两方面体验都很好,消费者产生关联消费的潜质就会存在。”

  另外,电视剧改编手游的优势还在于,观众受电视剧先入为主的情感因素所影响,游戏的代入感会特别强。何静说:“电视剧走的是情感渲染,手游走的是娱乐宣泄。”二者彼此协同、相互渗透,从而产生无障碍跨界体验。

  随着重度手游的到来,手游精品化的趋势也更加明显,玩家对游戏的忠诚将直接影响到这些游戏的生存空间,也正因如此,玩家已经不单单只局限于手游的可玩性上面,而对剧情的需求越来越深。

  但是,游戏资讯网站52PK认为,如果仅仅是追逐剧情,影视剧改编手游也难免出现同质化倾向。其实剧情只是手游的一个分支,在这方面,国外的一批影视剧改编手游已经有了不少出色的尝试。改编自电影《环太平洋》的同名手游将自己定位为动作类,在战斗模式方面,它借鉴手游经典巨制《无尽之剑》,采用了适合手机端的“切水果”。

  另外还有改编成跑酷类游戏的《怪兽大学》《重返地球》、策略类的《疯狂原始人》以及经营类的《森林战士》。

  值得注意的是,从国外大红大紫的《权利的游戏》到国内成为现象级的《花千骨》,都选择了电视剧和游戏在同一时间节点同时推出。《权利的游戏》更是在第五季上映后,几乎同一时间更新了许多细节内容,包括新的建筑、道具商店以及龙的进化,力求与正在播出的剧集相关联。“影游同步”正在成为游戏公司的新选择。

  游戏产业媒体星游社评论认为,之所以此前大多数游戏公司并没有选择影游同步,是因为其要面临较大的风险。世界上本不存在先知,没有一家游戏公司可以确定自己花大价钱购买的IP,能否大红大紫。一旦IP的影视剧作品折戟,对于游戏公司来说不但巨额的IP授权费用打了水漂,庞大的研发资源也很可能血本无归。

  但硬币的另一面是,“影游同步”可以让游戏最大限度利用IP的价值以及电视剧的人气,使得游戏和影视剧两者可以产生良性促进,最大化的挖掘出IP价值,避免出现电视剧热度已过,游戏才刚刚上线的尴尬局面。

  在这场影视剧和手游联合发力的狂欢中,游戏公司也渐渐和版权方走到了一起。过去,只有游戏公司热衷于获取IP,而版权方则坐等分钱,但是近来,版权方越来越积极地参与到游戏开发环节之中,甚至开始占据主动。

  《花千骨》手游的开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剧的版权方并没有高高挂起,而是与游戏公司进行联合开发。版权方的手游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与游戏公司的合作是一种深度合作,而他们最初进军游戏业的策略就是找具有雄厚实力的研发商、运营商进行合作。

  而在国外,一些影视制作公司甚至已经走上了内部开发手游的道路。华纳兄弟甚至创建了内部游戏开发团队,执行副总裁兼总经理David Haddad说:“移动业务是我公司的主攻业务,我们将利用我们内部极具才华的开发团队来制作能够形成巨大产业链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