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31
新闻网站如何赚钱?来看看BuzzFeed和Dish

  ]BuzzFeed和Dish是正在颠覆传统新闻网站的盈利模式,探索收费新闻和定制内容式广告。他们有哪些独到之处,他们的试验会成功吗?请看本文。

  腾讯科技讯(瑾瑜)北京时间1月7日消息,《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网络版近日发表署名为戴瑞克汤普森(Derek Thompson)的文章称,最近,Daily Dish和BuzzFeed这两家在线新闻媒体不约而同的发布了最新公告,这两件事看似毫无关联,且两家媒体采取不同的商业模式,但实则可影响付费在线新闻的未来。

  当今互联网最好的社交新闻聚合服务BuzzFeed近日宣布,其已获得19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同时,在互联网遥远的另一端,博客先锋安德鲁苏利文(Andrew Sullivan)宣布,离开《新闻周刊》旗下的新闻网站The Daily Beast,并推出收费博客网站Dish Publishing(以下简称“Dish”),并表示该网站不会投放任何广告,及任何风投资金支持,将完全依赖每年至少19.99美元的订阅收入。

  不过,BuzzFeed和苏利文发布公告的时间,前后间隔只有数小时。虽然这两家网站的风格完全不同,但他们的内容则属于同一种类型。在内容风格上,BuzzFeed的原创文章是这样的:《帮助你渡过难关的50只萌犬:你一定会不停看着它们》(50 Puppies to Get You Through Your Bad Day: Bet you cant stop looking at these dogs);而Dish的原创文章则是:《福利大陆国家的未来:杜塔特对阵以斯拉》(The Future of the Welfare State, Cont.: Douthat counters Ezra)。虽然风格不同,但这两家网站所做的都是非常正确的事,两者都在娱乐大众,为他们提供信息,让人们能够一瞥付费新闻的未来前景,或者更确切来说,两者结合就是付费新闻的未来。

  让我们先从Dish说起。安德鲁苏利文的博客大获成功,该博客让《时代》杂志、《新闻周刊》(Newsweek)及《大西洋月刊》等传统媒体大吃一惊。而苏利文此次单飞意味着,其每年需筹集100万美元资金。苏利文的策略是,放弃广告,完全通过订阅收入进行融资。比如《纽约时报》,其方法是:非订阅用户每月可免费阅读一定数量的文章,当达到阅读上限,用户可通过选择订阅来获得更多阅读权限。

  “我们希望建立一个仅通过读者来维持的地方。美国大型媒体企业将为我们提供补贴,没有风险投资为我们提供资金已进行过渡缓冲(除非将我的储蓄看做风投),更重要的是,不会出现任何广告。”

  我并不是怀疑安德鲁的决心,但是这样的核心原则需要通过经济需要进行推动或加强。Dish或许有可能吸引到一些独立广告,但这需要一个销售和营销团队,而苏利文从未将此纳入考量。另外还有可能,正是苏利文那引人入胜的创作,为广告投放带来了挑战。极为独立、十分个性化且经常无预见性的文章和关于政治文化的消遣内容,都表示时髦广告主们的最大需求。一直以来,广告主都会讲大笔资金投向那些商业、科技、消费产品及地方需求等类型的网站和频道,而这些都不是安德鲁的长项。不过,主要读者愿意掏钱,这些都不重要。而且,现在看来,读者完全愿意付费订阅。目前,Dish已有1.2万名订阅用户,平均年订阅费用为28美元,这已为该网站实现了约30%的年融资目标。

  或许,Dish可以仅通过订阅维持一年的运营。看起来,Dish似乎能够仅凭订阅收入继续维持其两年、三年甚至三十年的运营。但是,绝大部分新闻媒体,从纽约时报到流行文化博客,只凭借美好的愿望和读者的慷慨解囊是无法存活的,是不会有期望的。广告造就新闻和娱乐,从最初19世纪的报纸,到20世纪初的广播,再到20世纪末的电视,直到现在21世纪初的网络和移动,新闻需要成功的广告营销,以获得喘息之机。

  至于BuzzFeeder的商业模式,通常来说,人们对那些横幅广告和围绕在页面两边网页广告都感到厌恶,不过,BuzzFeed则采取完全不同的方式。BuzzFeed为企业量身设计广告,旨在让这些广告可以向他们的内容一样有趣,能够让用户进行分享。BuzzFeed CEO乔纳佩雷提(Jonah Peretti)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公司几乎所有的营收都来自这种“社交型”广告。他说道,“我们与品牌商合作,帮助他们讲网页语言。我认为这是建立广告黄金时代的绝佳时机,就像是《广告狂人(Mad Men)》中的广告全盛时期。”

  网络对Dish和BuzzFeed商业模式的反应似乎是这样的:安德鲁的做法古怪并且老套,而BuzzFeed的做法虽怪异但具有革命性。对一个没有广告的新闻企业进行投资确实怪异,是革命性举措,而尝试适合自己媒介的广告模式则是历史的重现。新闻历史学教授迈克尔舒德森(Michael Schudson)表示,这就像是第一个广播和电视广告那样,首个广播广告就是将电视广告大声读出来,而首个电视广告就是带有画面的广播广告。许多网站并未开发仅适合互联网的广告,他们在放手最后一搏。

  事实上,横幅广告和弹窗广告让人们感到生气,这些广告打扰了读者观看新闻内容,而不是为吸引读者注意与内容进行竞争。然而,BuzzFeed和其他尝试为广告主设计广告的企业,认识到了这点,并放在努力修补这一局面。电视广告因能够引发共鸣、有趣、醒目和且令人难忘等特点而大获成功,因此,广告内容应像在线原创文章一样,要具有教育性和趣味性。这并不是全新的概念。想想从前《纽约时报》的恩人阿道夫奥克斯(Adolph S. Ochs)所说的,“归根到底,广告应成为新闻,若并非如此,那么广告就没有价值。”

  Dish正在不断扩大订阅规模,测试有多少用户会付费购买本应免费的在线新闻内容,与此同时,BuzzFeed则在延伸社论式广告触角,测试读者和企业这两个市场的潜力。Dish的商业实验对其未来至关重要,BuzzFeed的商业实验则决定在线新闻的未来,而若将这两家公司的战略进行整合,或许将决定付费新闻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