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2
圈内人怎么看摄影的现状?

  在乌克兰,摄影的定位还不够清晰,不过是初现雏形。乌克兰国内没有一家机构可以提供完善的摄影教育,而摄影师们的行为只是基于商业或业余标准来完成的。摄影作为一种艺术仍然在幕后发展,尽管是以一种大胆、迅速、直接、实验性的方式进行的。

  尽管web2.0页面和图片分享应用上有着大量的照片,专业摄影仍然有机会重夺高地、实现复兴。可以思考和对比一百多年前,柯达布朗尼相机横空出世时,摄影师都作何反应。

  当然,摄影作品集对摄影也产生了很大影响,正在成为艺术家作品走向世界的媒介。

  视觉化领域的技术有了新一轮创新;打印作品的技术有了全新的可能性;年轻一代开始发声;摄影史也吸引了更多的关注。我觉得,现在的发现比十年前已经多了很多,这在新艺术上也有所体现。

  现代信息社会图像无处不在,数不胜数。其中一些只存在几秒钟,另一些却成为了其时代的标志和见证者。摄影探索人类活动的各个领域,从描绘这个物质世界并使其有序化、系统化,到商业文化和人类记忆。为了创造摄影作品,我们需要使用同样的硬件和软件。我们屈服于时尚趋势,屈服于图像的风格化。图像趋于统一,个人表达也没入了流动的现代性的潮水之中(stream of liquid modernity齐格蒙特鲍曼)。这也是导致我们不再相信照片的根本问题。

  奥妙无穷,和谐多元。新一代有他们自己的声音和看法,无论是艺术摄影还是新闻摄影都是如此。

  商品的供过于求和出色的摄影作品的恰到好处带领了一个新的时代,拥有专业知识和饱满激情的人给我们带来了未知世界的图像,而电影和电视对这些未知世界不屑一顾。摄影和摄影师的独立性应是当今世界最为倚重的价值观念。从民主的角度来看,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大家争相展示自己的作品,涌现出大批出色的摄影集,也让摄影作品出版的方式和氛围焕发生机。十年前,摄影师需要先举办展览才能出版一本作品集。现在,这个过程已经反过来了。矛盾的是,在互联网时代,尽管展览和书籍已经成为最过时的传播方式,却又是艺术家最向往的媒介。但摄影书籍领域的危险也不应该被忽视。现在,书籍文化日渐成为艺术摄影最主要的面世渠道,由它来促成摄影展览的举办。

  在我看来,摄影已经变得非常多样化。现在摄影似乎已经很难再带来惊喜的感觉了,但同时,年轻摄影师仍然能在这一领域找到他们的位置。现在,不少摄影师把重点放在旧技术上,也有很多人仍然坚持使用胶片。幸运飞艇官网我并没有进行过任何具体的研究,但从我看到的摄影师作品集来说,目前较为重要的元素有情绪、感受、故事和视觉论文。

  80和90年代的后现代摄影是最为强劲与无处不在的一股潮流。现代摄影正在尽可能地向现代艺术靠拢,跨越传统摄影的界限,拓展概念上的边界,这个过程充满挑战。

  这是一个很宽泛的问题,势必会引起不同方向的讨论。我们可以讨论社交网络和审查制度的影响,可以讨论女性的地位,可以讨论为什么白人男性主导这一行业,可以讨论整体的主题流行度问题。

  一方面,摄影变得更为多样化,与雕塑、表演、漫画、电影等媒介之间构建起了联系;另一方面,摄影的内容和方式也出现了停滞,比如,许多作品集都在千篇一律地描绘某荒僻之地一个逐渐消失的村庄。

  从摄影的广度和深度来看,现代摄影给摄影师带来了不小的挑战。如果艺术的受众从来没有被拍摄过,也没有接受过视觉阐释,你能够给他们提供什么呢?如果你走“年轻新颖”路线年代的作品风格漠不关心,你还是可以小有名气。但如果除此以外再无其他,你不过是在蒙蔽自己的双眼,只看到了摄影世界的冰山一角,对水下的广阔世界充耳不闻。要知道乡土摄影和自拍像早在几十甚至一百年前就出现了。所以我觉得很奇怪,现在的年轻策展人都忽视了古典艺术历史学家的作品,理由竟只是这些作品出现在他们出生之前。

  艾蕾娜切米雷瓦,俄罗斯PhotoVisa国际摄影节艺术总监:

  视摄影为艺术,视摄影存在于艺术之外,这两个过程在如今是不可分割的,这既与摄影呈现事物的角度有关,也与它能够重现现实的能力有关。因此,如果要呈现出隐藏的事物和那些我们在平常的感知模式中无法注意到的东西,此时摄影就存在于艺术之外。现在的摄影师光是拍摄好的作品、甚至是视觉效果上倾注心力的作品是不够的。他们必须要首先成为艺术家,观察和思考现实,形成他们自己的看法,并将其与拍摄照片的技巧结合在一起。摄影已经成为了一个需要智慧的领域,这是非常棒的趋势。

  现在我们有更多的信息,科技也在不断地进步,我认为个人对知识和教育的追求是很重要的。在这样一个媒介随着不同因素不断变化的世界里,这是我们仍然能坚持去做的一件事情。此外,微故事和艺术家们的独特视角丰富了主题/媒介的表现形式,易于与大众取得普遍共鸣,应该得到重视。数字化实践也让我们能更好地理解、欣赏和回顾模拟技术(与数字技术相对),去感知一个客体的价值。

  FK Magazine采访了东欧和北欧地区摄影节、博物馆和摄影机构的总监,问问他们怎么看待摄影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