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2
幸运飞艇【我的羊晚故事】两代摄影老记 不渝新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飞抵广州》《菲律宾马科斯总统和夫人访问广州》《竹乡之晨》《佛国盛会》《西湖夜市客似云》《欢迎您再来》等经典之作,均出自他手。

  在上世纪40年代,相机对于绝大多数中国家庭来说还是“奢侈品”,蔡江瑶的父亲就有一台日本产的雅西卡相机。1939年出生的蔡江瑶,可谓从小耳闻目染,受到摄影艺术的熏陶。20岁那年,他正式到中国摄影学会广州分会广州图片社工作,从那时起就与新闻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羊城晚报记者与这位79岁老人谈起往事时,他开心地说:“我长期都是羊城晚报通讯员啊!从羊城晚报复刊,我就一直订晚报,直到今天。到2013年10月,我还在为羊城晚报提供新闻图片。”

  从黑白胶片时代到彩色数码摄影,蔡江瑶一直没有停下学习和研究的脚步。这也影响了蔡惠中对工作的态度。2016年12月20日,在羊城晚报倡导下,中国晚报无人机联盟暨羊城晚报无人机队宣告成立。作为网络时代新闻传播的利器,羊城晚报的无人机已经应用在港珠澳大桥建设、2017春运等重大新闻现场报道。2017年全国晚协年会上,更是受到全国媒体同行的追捧。

  他拍摄过上万张新闻摄影作品,他的儿子担纲羊城晚报视觉新闻部主任;蔡江瑶蔡惠中父子,情系羊晚薪火相传

  在蔡江瑶工作期间,广东省市外事活动的全程摄影基本都是由广州图片社承担。每一个环节都要拍摄记录,容不得半点闪失。因此蔡江瑶有不少锻炼和展示身手的机会。他拍摄过朱德、周恩来、陈毅夫妇、、、叶选平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拍摄过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菲律宾马科斯总统夫妇等众多外国领导人。为完成这些重大政治任务,他每次都事先做足功课。那个时代使用的相机,没有自动对焦,更不像现在数码相机随时可以查看拍摄效果。他除了事前尽量了解采访拍摄对象的情况外,还再三检查所有的器材,甚至做好器械“双保险,在这长达十多年的外事摄影生涯中,蔡江瑶没有出过差错,外事部门也多次对他的工作表示赞赏。

  作为羊城晚报视觉新闻部的当家人,蔡惠中始终知道身上肩负的重担,“媒体变革越来越快,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老一辈广东新闻摄影人对新闻理想和新闻事业的不断追求,是我们这一代新闻人求新求变的精神财富,这种追求在新时代、新征程下同样需要。父亲时常叮嘱我,谨记新闻摄影是自己的专业,唯有记录不止、恪尽职守,才对得起记者这个称号。”

  记者问蔡惠中:“在你眼中,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回答说:“对工作一丝不苟的人。”

  2017年12月21日,在广东省文联艺术馆里,蔡江瑶精神矍铄地在人群间穿梭忙碌着,他不时向观众耐心解答墙上新闻作品的产生细节,如何用光,怎样构图,怎样在暗房里洗片。对于那些黑白照片背后的故事,他也竭尽所能地回忆并讲述……

  蔡江瑶不仅为自己的儿子树立了新闻摄影者的典范,也让下一代看到应该继承、发扬和维护的广东新闻摄影人职业精神。这就是蔡江瑶和他那一代新闻摄影人,留给我们的“传家宝”。 (刘云)

  爱动脑,找不同,且能在新闻和艺术之间取得平衡,是蔡江瑶新闻摄影作品的特色。

  由于父亲职业的关系,蔡惠中小时候也能在家里见到各种相机,对于暗房、显影这些专业技术也不陌生。和父亲一样,20岁那年,他也和摄影结下不解之缘。在暨南大学的校园里,蔡惠中和一帮同样热爱摄影的同学们一起成立了“暨大图片社”。

  帮助老父亲,从上万张新闻作品中,挑出33张代表作,本身就是一个艰巨的任务,蔡惠中自嘲说,“我就是那个拿起砍刀, 斩 下许多父亲不舍得放弃的照片的人。但现在看来,选出做影展的摄影作品都对了。它们的一个共同点就是:离新闻很近。”

  蔡江瑶在广东新闻摄影界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他为广东新闻摄影近60年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果然,记者翻阅资料发现,2013年10月10日,一篇《广州千年怀圣寺光塔重露真容》,就出自蔡江瑶之手。而和他一同署名的,就是儿子蔡惠中。

  相似的成长经历,相同的兴趣爱好,让这对父子成为志同道合、薪火相传的两代人。

  蔡老对羊城晚报摄影人才方面的支持也让人感动。上世纪80年代,朱穗风、叶健强两位记者在蔡江瑶的支持下,来到复刊不久的羊城晚报。

  在羊城晚报印务中心三楼岭南报业博物馆里,有一架红旗牌放大机,那是全国仅有的五台之一。 当年,广州图片社跟羊城晚报有着密切的合作。据蔡江瑶回忆,这台红旗牌放大机后来被广州图片社转让给羊城晚报以支持羊晚的新闻摄影工作。类似这种在摄影器材方面给予羊城晚报支持的例子还有许多。蔡江瑶甚至将自己的哈苏相机长期借给羊晚记者使用。

  在采访蔡江瑶时,记者感受到了老一代新闻工作者“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工作作风。

  在胶片年代,拍摄有困难,冲洗胶片也有困难。蔡江瑶说,冲胶片“就像生小孩, 孩子 生出来才放心”。他当时承担的许多拍摄任务与外事活动有关。“外事无小事”,这句话在蔡江瑶心中重千斤。正因为他内心和行动上所秉持的良好工作作风,所以,在十多年的外事记录工作中,没有出现任何差错。

  79岁高龄的蔡江瑶说,新闻摄影给了他一生的职业荣光,而这次展出的33幅作品,是向追寻了近60年的梦想,做一次致敬。陪着他一起忙碌的除了老伙伴,还有儿子蔡惠中,现在的羊城晚报视觉新闻部主任。幸运飞艇首页

  记者又问蔡惠中:“父亲在新闻摄影道路上给自己最大的影响是什么?”他说:“恪尽职守,勇于创新。”

  以《西湖夜市客似云》为例,当那时大多数摄影者喜欢采用定格办法拍照时,这张在广州教育局对面七楼拍摄的新闻图片,偏以慢速快门方法,拍下了简易固定的档口、川流不停的行人,拍出了上世纪80年代广州西湖路夜市繁华热闹的景象。该图曾在羊城晚报以《流花溢彩》的名字刊出,成为了改革开放之初的广州最真实的记录。